宿松世紀網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高嗣照——暖男才子的彈子山情結

2019-10-17 09:47 4737 2

[復制鏈接]
1#
何仁 發表于 2019-10-14 10:09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何仁 1#

2019-10-14 10:09

暖男才子的彈子山情結
——我所認識的詩人學者高嗣照先生和他的彈子山詩歌系列


      我心目中的高嗣照是一個普通人,又不是一個普通人。說他普通,是他一開始以教師為職業燃去了青春年華;說他不普通,是他又是一位以詩而名聞遠方的詩人學者。這樣,其實就已經是才情兩俱了。他以普通平凡的一面穩穩地走進了許多朋友的心里,“結出了人生美滋滋的果實”;他又以不普通的一面贏得許多人為他大翹拇指,如品茗一般在心中蕩起一腹書生意氣。


高嗣照給人撲面而來的都是暖

      在我的家鄉安徽宿松縣城東邊有一座常年蒼翠欲滴的青山,因形狀滾圓而得名彈子山。在彈子山東南面,有座一千多人口的村莊,高家大屋,以前是宿松縣城東的一個城郊村,如今已經是面貌一新的宿松東北新城了。知名的詩人學者高嗣照先生就生長在高家大屋,他自號彈子山人。不管村莊的區位和面貌發生了怎樣的變化,高先生始終還是以彈子山人自居,這不僅從他的字號可以印證,而且在他的詩歌和書法作品里,幾十年來無不流露出對故鄉彈子山揮之不去的情結。
      才因情生,情因才現。幾十年來,高嗣照先生給我留下的印象就是一個充滿激情的“暖男”,是彈子山下一位才情橫溢的詩人學者。我與嗣照先生相識在上個世紀九十年初。記得那是1990年夏天,我到縣教委參加全縣中學語文優質課評委會,閑暇之時,憑著原來在外地從事宣傳工作的熱情和沖動,走進了縣委大院,敲開了縣委講師組的辦公室,接待我的正是高嗣照先生。
      兩個陌生的年輕人,彼此謹慎。高先生對我會是什么態度,我在察言觀色的話語中仔細揣摩著。開始,他對我一口外地口音,臉上和眼神都流露出一絲疑惑。我馬上自報家門:“我是宿松人,老家就是許嶺求雨嶺的。”“那你口音怎么有些像華陽河農場的?”宿松縣境內有家華陽河農場,在長江與黃湖之間的復興洲區,是安徽最大的一家國營農場。
“我從小就去新疆讀書,在新疆兵團工作,剛剛調回老家復興鎮中學。新疆兵團基本上是講準普通話,與華陽河口音有些相似。”我進一步介紹。
      聽我這么一說,高先生熱情地請坐。然后,我們談了些關于新聞報道和文學創作的話題,話與情逐漸輕松而濃厚起來。臨別時,他熱情地對我說:“吳老師,以后有時間常過來坐坐,縣里也準備成立文聯,到時候歡迎你也參加。”出門還特意對我說:“我家就住在宿松中學院子里,有空去喝茶聊天。”高嗣照先生就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在第一次交住中我就這樣認定了。
      于是,下次到縣城,我就直接去了高先生家里。還有幸見到了時在縣委宣傳部的張向榮先生,宿松師范學校的吳忌老師,他們都是縣里有名的本土散文家和作家。不久,我就收到了高先生讓縣文聯秘書長鄧慶珍老師寄來的縣作協入會通知書。于是,有了機會經常去縣城與高嗣照先生在一起,討論我們自辦的《南方詩歌》小報上的作品,見過現在依然鳳毛麟角的散文詩作家司舜。高嗣照先生還先后將我的寫詩心得體會和幾首小詩刊登在《南方詩歌》上。今天,讓我體會到那時候寫的詩歌雖然很“小兒科”,但也為我后來寫詩、作文注入了不竭的精神動力。
      也就是從1990年起,我就開始不斷讀到高嗣照先生的詩歌。遺憾的是,三年后我就離開了老家宿松,調往新疆工作,自詡算是“援疆”的“先行者”。而后的二十多年里,我們雖然有著電話聯系,但也只有在2004年我繞道回老家時,夜間倉促地到高先生家里拜訪過一次。當時,已經是縣教育局局長的他,雖然公務十分繁忙,他卻早早地在家里等候著我。老領導、老朋友何強志先生帶我走進高先生家時,我們一見如故。他熱情備至地給我讓座,沏茶,談笑風生,我們在愉悅的氣氛中度過了難忘的一夜。臨別時,高先生還特意送給我一大盒中國名茶——黃山毛峰。說是“新疆不產茶,喝了老家的茶就不想家了”。回到了新疆,實際上讓我是越喝越思念家鄉,想起暖男才子高先生。
      一直到去年,當我有了微信后,在朋友圈加了高嗣照先生,對他的近況也有了進一步的了解。高先生于1984年就開始發表文學作品,詩歌、散文、評論散見于《詩刊》、《星星》、《詩歌月刊》、《中國詩人》、《清明》等全國80余家報刊。已著有詩集《感悟人生》、《歸來的雪》、《抵達秋天》、《觸摸月光》、《高嗣照現代詩選》等著作。
      微信就像一把鑰匙,打開了我欣賞高嗣照先生詩歌的大門。閑暇之余,我閱讀了高先生的大量詩作。感到他的才情不減當年,像一股春風撲面而來,有一股“春光鎖不住”的熱流在他詩句里流淌,隨著我的思緒涌入我的心田,暖暖的……
      故鄉宿松也在高嗣照先生的帶領下,經過家鄉詩人浪濯、劉鵬程、吳忌、司瞬、張勁松、汪長祥等先生的共同努力,于2018年秋天成功申辦“中國詩歌之鄉”。

高嗣照詩歌的彈子山情結
      彈子山是高嗣照先生的故鄉,他生于斯,長于斯,深愛于斯。
      2012年,他在《獻給彈子山》這首詩里寫道:“從我記事時起,不。從我一出生/你就守護在我身后,就這樣默默地/端坐著。像我蹲下身的父親 沉默寡言//兒時的春天,給我嶺上一叢叢爛漫的野花/給我夏夜的螢火;給我放學后的/牛群;牛背上悠揚的牧歌......”
      詩人以記敘和描寫的手法,敘述了自己在童年和少年時代與彈子山結下不解的情緣。在這里,彈子山確實像一位敦厚而善良的父親,在詩人心中顯得是那樣高大、偉岸,是彈子山無私地給了他童年無窮的快樂。父愛如山,養育詩人的彈子山,也如他心中嚴父,心里有愛,人生就有歌。《獻給彈子山》是一首發自心底的歌,是詩人一生揮之不去的愛。
      其實,高嗣照先生早在1996春天就寫下了一首,后來在圈內被稱為他的代表作《彈子山》:“一天天遠離你,又一天天走近你!/山崗上的蒼松 明月/清晰可見。遙遠年代的荒冢//又有我的親人走進了下界!/茂盛的草木 五月漫山的松花/止渴惟有彈子山的茶//我的童年赤腳前行/彈子山的云,至今飄浮在一個/窮人家孩子的夢里。夏夜的螢火//四月手捏黃秧 九月割蕎麥/漫長的饑餓 野菜瘋長的荒地/我最早認識山坡上長不高的馬尾松//春天,牛羊依戀青青的山旁/彈子山頭。夏日聽泉 秋天望雁/臘月 鄉間一隊隊迎親的彩車//今天走到了哪里?白云縈繞/松枝折斷。滴下透明的松脂/晶瑩的淚照亮了山下蜿蜒的路//樹長萬丈。一只鷹又從山腳下/飛走,最初的巢筑在山頭”。
      彈子山可以視作為詩人高嗣照先生的情根。在他的靈魂深處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彈子山,不會也不忍心離開這生他養他的靈魂棲息地,所以,他一直生活在彈子山腳下。因為,彈子山上掩埋著他的列宗、列祖,山下依然居住著他的鄉親父老,有“彈子山頭。夏日聽泉,秋天望雁/臘月一對對迎親的彩車。”即使長大“飛走”,但“最初的巢在山頭”。高先生對彈子山愛得如此之深,拳拳如故。這讓我想起了著名詩人艾青那首《我愛這土地》:‘為什么我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高嗣照詩歌里始終銘記著自己的故親
      高嗣照先生是彈子山腳下高姓第幾代人?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從小就是生長在彈子山下,他的父母親人,世世代代都居住在這里。  從高先生寫父親、母親的詩里,可以看出他的父母有著彈子山一樣敦厚、堅韌和善良的品性,也可以讀出他對父母親人深深的眷愛。
      他在《父親》這首詩里,這樣描寫:“父親,這些天老是在 思忖—— /旱煙筒抽得 叭噠 叭噠地響/黃昏時分,父親又扛起鋤頭往地里走/嘴里自言自語:‘該死的天,還不下雨’!//夜很深了。父親一個人又坐在黑夜里/只有眼前吹落的煙蒂,依然在一閃 一閃/禾苗,在一天天地枯黃/多像父親那張愁黃的臉//天還沒有開眼/父親又在牛棚里,翻得哐啷 哐啷地響/估計,又是在給老牛上草/反芻的老牛,無聲地注視著父親//午間,母親將飯菜搬在餐桌上/喊了一次 又一次:‘吃飯了——’ 父親好像漸漸變得有些耳聾/依然一門心事在砍柴火//聽煩了,就向母親嘟噥一句/——‘就你知道吃飯’!”這首詩讓我想起了羅立中先生的那幅著名的油畫《父親》,深沉、堅毅,而一臉蒼桑。
      高嗣照先生以深沉的感情,用白描的手法,現實主義的寫作方式,刻畫出他勤勞、樸實、善良、敦厚的父親形象。他筆下的父親形象已經遠遠超出了自己父親的生活原型,應該是他這個時代農民父親的典型代表。正是父親的勤勞、節儉和誠實,才養育出高先生善良、勤勉、誠實的詩人品質。
      詩人用特寫鏡頭,精微、細膩的刻畫描寫,塑造出了一個勤勞、誠實、純樸、憨厚典型的農民父親形象。這是詩人高嗣照對父親終年耕作于彈子山下一種默默的感恩方式,是以詩的方式對現實生活中的勞動者的歌頌、崇敬和禮贊。
      是的,這就是他的父親,一個誠實而勤勞的農民父親!愛牛勝過愛自己,就那么一句“就你知道吃飯!”,讓我感動得一塌糊涂!我想作者這首詩呈現給我們眼前的父親形象,不僅僅只是他自己的父親形象,而是彈子山腳下這片土地上的一群子民。
      詩人這樣鮮明的藝術語言堪稱驚世之筆,源于心底愛的涌動,對筆下“父親”的呼喚。羅丹說:“像在藝術領域的其它部門一樣,誠摯是唯一的法則”。只有用生活喚醒生命,用誠摯喚醒誠摯,這樣的詩歌作品才能賦予強大的生命力和感染力,讓人感受到現代詩歌強大的藝術魅力。
      天下最偉大、最無私的愛是母愛。高嗣照先生對母親的情感充分體現在他2019年清明節寫的一首詩《今天 我要用無聲來探望母親》:“讓每一縷風安靜下來。不要再向地面/使勁地吹;讓每一縷陽光停止/播灑;讓每一棵青草,在四月停止說話/因為,我來到了這座青青的山崗/--來到了這日夜魂牽夢繞的墓地//今天,我要用無聲來探望我的母親!//你屋后的彈子山,青松蒼翠而茂密/門前,是八百里浩浩的長江,滾滾不息/幼嫩的花草在陽光下,安靜地開放/而村頭,沒有一聲犬吠,沒有雞鳴/多么像此刻,我已靜止的心 和無言的/痛。默默地 籠罩著這寂靜的墓地……”
      在這里,愛是一種“疼”,愛到了“靜止”,愛到了極致!讓風“安靜下來”,讓陽光“停止播灑”,讓青草“停止說話。”此時,應該是無聲勝有聲,“于無聲處聽驚雷”!年年清明時節高先生都要來到了彈子山上,探望他日夜思念的母親。此時,不需要熱烈、不需要喧嘩、不需要任何儀式,只需要一顆安靜的心和無言的“痛”,就已經足夠!


      其實,高嗣照先生的詩歌并不囿于自己的故土和親人,他對自然、對社會、對人生都充滿了滿腔的熱愛。詩人2016年出版的詩集《觸摸月光》中:“人在旅途”、“環視歐州”、“那一場雪”、“觸摸秋天”等組詩,都是直接對自然、社會與人心的關注。
      詩人高嗣照先生說:“詩歌是我另一種生存的力量,是詩人人格的自由飛翔。寫作詩歌,對于我是一次次生命的壯行,一次次靈魂的洗禮,一次次最好的精神解救,寫出一首好詩是多么可遇而不可求。”這就是詩人高嗣照先生對詩歌獨到的見解和徹悟,我想這也是他幾十年來,對詩歌孜孜以求的不歇動力。


2019年國慶長假
于烏魯木齊  


帖子永久地址: 

宿松世紀網 - 本站版權1、本主題所有言論和圖片純屬會員個人意見,與本論壇立場無關
2、本站所有主題由該帖子作者發表,該帖子作者與宿松世紀網享有帖子相關版權
3、其他單位或個人使用、轉載或引用本文時必須同時征得該帖子作者和宿松世紀網的同意
4、帖子作者須承擔一切因本文發表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5、本帖部分內容轉載自其它媒體,但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6、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權問題,請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將及時予與刪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7、宿松世紀網管理員和版主有權不事先通知發貼者而刪除本文

用心做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全部回復2

2#
快女 發表于 2019-10-14 16:36

快女 2#

2019-10-14 16:3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宿松龍湖 發表于 2019-10-17 09:47

宿松龍湖 3#

2019-10-17 09:4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返回列表 本版積分規則

:
管理員
:
[email protected]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http://www.iegtwj.icu/home.php?mod=space&uid=12719
:

主題3501

帖子7830

積分592314

  • 第八屆宿松網友、公益

    尊敬的各位領導、企事業單位同仁、網友、公益人士

  • 要成功,先打敗另一個

    人的一生,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一場自己對自己

  • 過冬小妙招

    1.風寒咳嗽冰糖花椒煮梨 準備:梨1個+花椒10粒+

  • 冬天手腳冰涼,一招搞

    許多人一到冬天,就手腳冰涼,可能你就是其中一

  • 憤怒!宿松二郎一老板

    2018年,經朋友介紹,我到武漢朱才知處打

  • 發布新帖

  • 在線客服

  • 微信

  • 客戶端

  • 返回頂部

  • 天津快乐十分规则